国产盗拍SAP私密按摩视频,被按摩师玩弄到潮喷在线播放,少妇富婆按摩偷人A片

    <code id="pctpa"></code>
      1. <th id="pctpa"><option id="pctpa"></option></th>
        <th id="pctpa"><sup id="pctpa"></sup></th>
            腫瘤無創治療 “精確診斷、精準定位、精徹清剿”
            華夏精放醫學
            讓放療偉大起來 讓精準放療更好地普惠腫瘤病人

              【新京報】夏廷毅:做好腫瘤醫院 不在規模大小


              ■ 對話動機

                早在1999年初,夏廷毅在國內率先開展了三維CT模擬定位新技術,對頭、頸、胸、腹部腫瘤實施三維適形放療,大大提高了放療精度和療效,減輕了放療反應,實現了腫瘤的影像診斷、模擬定位、三維計劃和精確治療的一體化,開創了我國將CT專用于腫瘤定位治療之先河。

                2000年,夏廷毅率先對我國伽馬刀立體定向放射治療進行了深入的臨床應用研究,解析其獨特的人造布拉格峰和無創性粒子植入的劑量學特征,治療Ⅰ期非小細胞肺癌的3年生存率達91%,副作用輕,治療費用僅為進口設備的1/3,被國際專家稱為“中國模式”。同時制定出中國伽馬刀技術診治指南和臨床應用規范,推動了該技術在我國的廣泛應用和健康發展。

                夏廷毅還提出了現代化放療技術進展與治療模式轉變的全新概念,創新性地提出“開創非手術放射外科治療早期腫瘤的新時代和開創以現代放療為主導的中、晚期癌癥綜合治療新模式”的主旨思維,對我國現代放療學書法展和治療現象轉變有巨大推動作用。

                放療技術進入最佳時代

                新京報:你多年一直致力于推動放療技術的發展,時至今日,放療技術在癌癥的治療中處于怎樣的地位?

                夏廷毅:放療在腫瘤治療中的作用是一個不斷上升的過程,由于技術落后,放療一度不被業內人士重視,僅作為癌癥治療的輔助手段,早年很多放療業內人士也都是改行而來。84年我讀研究生時,也在國外文獻中看到“放射腫瘤學是醫學界的丑小鴨”的描述,表明當時美國的放療腫瘤學科同樣處于不受重視的地位。

                時隔30年后的今天,放療技術本身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水平, 近20年來,設備水平的發展對于放療的影響之大是之前不曾想象到的,包括CT-PET定位、磁共振定位等先進技術裝備都在“迎接”放療的技術革命,目前多種影像診斷技術直接與放療有機結合,形成放療技術發展的最佳時代,使放療在癌癥治療中的作用仍有無限的可發揮空間。

                推進放療發展仍需掃除多重障礙

                新京報:在你看來,放療技術在國內的推進還需要哪些方面的改善?

                夏廷毅:除了長久以來形成的對放療的一些偏見外,很多配套措施仍然嚴重滯后于放療技術的發展。人才缺乏問題非常嚴重,醫學院校本科沒有放療專業,課程設置與實際情況還有嚴重脫節的地方,一方面,腫瘤病人的數量在急劇增加,但目前醫學院校在本科生階段并未設置放療相關課程,在學科編制中,腫瘤學包括腫瘤診斷學、腫瘤內科、腫瘤病理學等,但就是沒有腫瘤放療學。大夫都不了解放療學,怎么向患者傳遞放療相關知識?怎么確保為合適的患者選擇合適的治療手段?

                一些醫生對診療指南的完全奉行也是原因之一。按照現有指南,所有腫瘤均以外科手段為根治手段,使一半左右不適宜手術的癌癥無法得到現代放療技術治療,很多時候,醫生完全主導,患者難免有些無奈。

                新京報:這是不是意味著患者對放療也有一些誤解?

                夏廷毅:患者對放療技術也存在一些誤解,在有放療適應癥的最佳時機不做放療而僅僅將放療視為沒有辦法的辦法。正是由于患者的不了解,我經常做的工作就是苦口婆心把病人勸走,這也讓我很痛心。

                事實上,目前國內癌癥患者中,初診時選擇適宜方式、合理手段的人群不足50%。放療技術在治療一些早期癌癥方面其實具有獨特的優勢,肺癌、肝癌、胰腺癌、鼻咽癌、聲帶癌、上段食管癌等適合接受放療治療?,F有的放療技術已經可以實現在精準定位的情況下,在靶區劑量集中,消滅癌細胞的同時不傷及周邊組織。

                新京報:你曾表示“放療的未來在中國”,要實現這個“未來”,國內還有哪些方面的差距?

                夏廷毅:放療的未來在中國沒錯,但放療技術還需要向國外學習。目前國內放療技術已經達到頂級水平,但帶來的是復雜的操作、緩慢的治療、成本的提高,放療應有的學科地位、社會認知及治療病種的改變并沒有發生與技術進展相適應的變化,這也是我們亟須改變的。

                目前國內大醫院放療設備的90%以上均為引進,設備層面的差距微乎其微,但國內設備量少,僅就北京而言,并不是每家醫院都配有先進設備,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要求,每一百萬人口應擁有放療設備3臺左右,美國為12臺,韓國也在5-6臺之間,我們目前全國平均在1臺左右,高端設備的差距更大一些。

                設備的數量少也就意味著平均工作量增大,治療病人過多,每臺設備的質控與保障很難跟進。而且臨床科研經費不足和人才隊伍短缺也是存在差距的原因。按照一些國家的規定,每臺設備每天的適宜患者數為30人,超過50人需配備新設備,國內很多設備在24小時運行,質量管控難以達到要求標準。因此,在治療效果上,先進設備進展與臨床結果轉化為臨床療效上同樣存在差距。

                再過3-5年,現有的實質器官早期腫瘤患者中,可能30%-50%的人在治療中愿意選擇放療,而不僅僅把手術作為唯一的選項。——夏廷毅

                ■ 相關新聞

                院中院實現小而精發展

                新京報:作為空軍總醫院腫瘤醫院院長,你怎么看待“院中院”模式?

                夏廷毅:這是一種松散的院中院模式,主要用于搭建單病種“集團軍”機制創新平臺,考慮到放療作為主導治療方法的強勢狀態和發展前景,在這一平臺上實現單病種的組合拳,目前正在這一平臺上策劃對胰腺癌和肺癌的聯診聯治的“集團軍”模式。

                新京報:這種模式會不會影響你跟空軍總醫院的關系?

                夏廷毅:當然不會,空軍總醫院原有科室保持不變,腫瘤醫院作為一個小集體,通過病種可以實現醫生、科室間的聯動,醫生能獲得更多的機會。

                新京報:你如何定義腫瘤醫院的未來發展?

                夏廷毅:腫瘤醫院的關鍵不在于規模有多大,現有的160張床位已經綽綽有余。我希望實現小而精的發展,把它定義為新型臨床腫瘤中心,以推動腫瘤的真正綜合治療。以單病種為單位進行創新,哪怕只是幾個病種,也要形成自己的優勢,實現外科、內科、放療及影像學、分子生物的組合拳。

                新京報記者 張秀蘭

              渝ICP備2020012284號-2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国产盗拍SAP私密按摩视频,被按摩师玩弄到潮喷在线播放,少妇富婆按摩偷人A片